以“音乐之灵”为眼,初窥Magic Leap的科幻未来

2018-03-13来源:大东方娱乐平台

  科技巨头们已经意识到:互联网正如同我们呼吸的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在一开始,网络信息限制在电脑屏幕上,然后是手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表。很快,数字信息就会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无缝嵌入至我们的生活之中。硅谷的科技力量目前正把大量的精力投入至智能眼镜,他们希望可以通过一个如同真人般的数字助手来代替Siri或Alexa。机器学习加速了这一过程,而他们在实现未来的道路上似乎仅受人类想象的限制。这种新设备可能预示着重大的文化和经济转变。在不远的未来,全息机器人将出现在我们的家庭生活中,而孩子们的掌心会捧着一只小小的大笨象。

  这一切听起来都似乎不太可能,对谷歌眼镜的惨痛失败仍历历在目的人们尤为如此。但科技公司正在大力追求所谓的沉浸式现实。比如说一个完全由计算机生成的虚拟现实,又比如说可以将数字信息叠加在现实世界的增强现实。从2016年的《Pokémon Go》热潮兴起以来,市场对AR的兴趣逐渐增加。但最具颠覆性力量的沉浸式现实可能是“混合现实”,亦即允许虚拟对象与自然环境相互作用的数字环境。

  在混合现实领域,最受瞩目的开拓者之一是名为Magic Leap的神秘创业公司。他们已经从包括谷歌在内的顶级投资者身上完成了近20亿美元的融资。在2016年,Wired的封面故事讲述了Magic Leap的“神奇头显”。尽管位于聚光灯下,但Magic Leap至今都没有公开展示任何的原型设备,更不用说发布真正产品。市场开始怀疑,人们逐渐失去耐心。所以当Magic Leap邀请Pitchfork的撰稿人前往他们位于南佛罗里达州总部,去测试尚未面世的设备时,我马上开始收拾行李。为什么选择Pitchfork呢?因Magic Leap同时把目光放在了音乐领域。

  四年多来,冰岛后摇滚乐团Sigur Rós一直在与Magic Leap合作开发新的视听项目,他们希望测试混合现实的极限,并探索未来如何把音乐作为一种媒介来进行交互。最终的结果是“Tónandi”,而这款应用程序未来或许可以下载至Magic Leap的神秘设备上。这款应用旨在补充的Sigur Rós梦幻美学:Tónandi是冰岛语“音乐”(Tónlist)与“灵”(Andi)所组成的合成词,意为“音乐之灵”。在混合现实环境之中,这种“音乐之灵”以栩栩如生的生物进行呈现。我在他们庞大的设施中体验了这个演示作品,时长大约为8到10分钟,而里面包含了乐团专门为应用程序录制的新歌曲。他们的目标是用音乐来缔造完整的生态系统。

  尽管听起来十分魔幻,但这个演示精美地呈现出所有这一切。在到达Magic Leap后,我很快穿戴了他们最新版本的设备(Magic Leap严格禁止来访者讨论其硬件信息),然后演示正式开始:首先我听到了另人紧张的嗡嗡声,接下来我看到一群小小的精灵在我面前飘来飘去。水母般的生物似乎与我通过耳机听到的音乐波形相匹配。眼前的一切鼓励着我用双手去探索。我伸出手去试图改变波形的形状,结果无论是视觉上还是音频播放上都产生了变化,就像是活着的,立体的,能够对我的动作产生反应的嵌入式SoundCloud一样。一开始我还是非常小心翼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得大胆起来,开始像精神异常的大熊一样笨拙地追逐着这种非存在的音乐之灵。

  真实世界的演示空间被装饰成一个起居室,而“Tónandi”则主要适配一张摆放着超大精装书本的桌子。有一次,我在桌子旁边挥动双手,这令我唤起了乐团主唱Jonsi Birgisson的标志性琴弓声(在吉他上使用提琴弓或是其它弦乐器的琴弓);在另一个角落,砰砰作响的白色蓬松小精灵释放出不同的音调,毫无疑问,这是Jonsi Birgisson的声音。对于我所看到的事物,它们并不只是单纯地张贴于环境之中,它们能够识别这种环境。因此,这一切看起来更加真实。

  应用的每位用户都可以得到不同的体验。Sigur Rós的三名成员在同一天体验了这个应用的最新版本,然后我们比较了彼此的感受。当我向鼓手/键盘手Orri Dýrason询问我在应用中听到的鼓声时,他提出不了不同的看法,并告诉我说他没有听到任何的鼓声。但在后面,Magic Leap的团队向我证实,体验在将要结束前存在一定的鼓声,但你需要找到它们。

  一般而言,增强现实设备普遍存在一定的问题。它们看起来很傻,它们的视场很窄,所以尽管你可以通过头显看到惊人的画面,但你仍然可以在外围视觉中看到未进行数字混合的现实。另外,它们的功耗非常大,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们需要连接至一个电池包。有一次,当我试图抓住一个音乐之灵的时候,我短暂地看到了错误信息。信息显示,音乐指令将会与我碱性交互,但我不能控制它们。这几乎是一一个神圣的仪式,但是以一种世俗的形式呈现。或者说是一种异常生动的幻觉。撇开其他不谈,这非常逼真。

  在使用应用的时候,我不会说自己激动或感动至泪流满面。不过,这是一次我不会忘记的经历。其拥有自己的音乐弧线,但这不是任何传统意义上的“歌曲”。我可以用手来影响声音,但它不是一种需要技巧的乐器;它也不是一种单纯发出非典型噪音的玩具。我可以操作一个视觉环境,寻找计算机生成的交互,但它感觉不像是游戏。显然,体验中有音乐和视频,但这也不是MV。‘Tónandi’体验更像是在你的房子里远足或潜水,同时四周被超自然的生物所包围。这是一种引人入胜的迷幻。在末尾,演奏达到了高潮,我几乎可以通过指尖感受到这一点。结束后,我询问Magic Leap的工作人员我是否可以再体验一次。

  虽然“Tónandi”感觉像是已经准备好登陆消费市场,但它们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走到这一步。2013年10月,Sigur Rós的成员在结束迈阿密的演出后访问了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外的一个车库。在那里,Magic Leap的创始人罗尼·阿伯维茨邀请他们尝试了最初的混合现实设备。那时,这台设备据说是冰箱般大小,而代号为“The Beast”。阿伯维茨与这个乐团一直聊到深夜,而Jónce记得他们只睡了30分钟。在一次Ted Talk中,Jónsi谈到了这位多才多艺的执行总监,“罗尼吸引我们的原因是,他活在未来。这非常启发人心。”于是,一个着眼于未来的合作诞生了。

  对于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音乐的呈现方式,这个乐团为“Tónandi”设置了广泛的目标。Jónsi沉思道:“这可能会诞生新的东西。这可能会取代我们所知道的一切:手机,电视机,电脑…”贝斯手Hólm这时插话说:“这可能是发行专辑的新方式。也许这就是未来。”

  他说得有道理。如果某种形式的VR确实成为了社会的下一步发展方向,音乐很有可能会涉及其中。事实上,正如“Tónandi”所表明的那样,音乐可能比其他艺术形式更有优势。与大多数电影和电视不同,音乐可以冲击听者,沉浸听者,并在比语言本身更深的层次上产生情感,而这自然而然地有助于形成这种新兴形式的360度视角和自由形态。“Tónandi”存在明显的先例,比如Björk于2011年推出的“app album”中的《Biophilia》,以及Radiohead于2014年推出的应用PolyFauna中的第一人称梦境实验。

  不过,声音录制的交互性仍然远不如网络游戏。但它们可以实现那样交互性吗?它们应该实现那样的交互性吗?Magic Leap表示,他们仍然在积极倾听和被动倾听之间寻找合适的平衡,而且他们与Sigur Rós的合作同时可以对那些更愿意聆听音乐,而非参与至音乐的听者产生深远的影响。

  对于“Tónandi”和它所指向的沉浸式新世界,它们似乎与数十年来的音乐发展趋势背道而驰。一直以来,视觉艺术作品的空间已经从密纹唱片缩小到CD形式,再缩小至一个指甲大小的图形,亦即位于智能手机上的流媒体应用程序图标。虽然音乐视频的数量庞大,但它们常常都被“塞进”同一个手机屏幕。音乐本身值得关注的艺术概念已经被唱片行业日益依赖的被动播放列表所侵蚀。我们与概念专辑的辉煌时代之间存在一段很长的路途,但在那时,艺术家们将可以再次假定地为听者们提供一个完整的单词:体验。

  现在,Magic Leap和Sigur Rós呈现出了一种格式,其可以让艺术家的音乐视野变得巨大,有凝聚力,并具备深远的吸引力。阿伯维茨说:“音乐人已经失去了电影制作人所得到的东西,亦即IMAX影院。但如果你把整个世界都当作是你的专辑封面呢,这又如何?”

  经过多年的宣传和多次的融资,Magic Leap的技术可能很快就会向特定用户提供。彭博社在今年9月报道称,Magic Leap的目标是在6个月内(明年3月前)推出少量的头显。尽管不如Magic Leap的新设计那么雄心勃勃,但其他企业(如微软和Meta)已经推出了相应的混合现实头显。总的来说,包括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在内的科技巨头们都在致力于研发一种人工现实。随着人工智能的进步,创建一个类似于“Tónandi”的应用将会变得更加简单。

  阿伯维茨兴奋地说道:“我们将要身处于这么一个空间,其中你会以你想象力的速度成为一名创意伙伴。这是我们其中一个目标:你几乎是以那种速度去想象,去描述,去创造。如果你想要一辆汽车和一只鸟儿,只需‘boom,boom,boom’,然后汽车和鸟儿就会出现。你希望它们演唱歌剧,‘ahhh’。‘好了,停下来,走开’,‘boom’,这样它们就会走开。我们已经接近于实现这一点。这不是幻想。你将会看到这成为现实。”

  除了Magic Leap的技术是否真的能像科技行业所预测那样具备颠覆性力量的问题外,混合现实同时带来了其他的担忧。如果互联网时长在线,这相当于一个无形的眼睛总是在监视着我们。对于目前正在大量采集用户数据的科技巨头(更不要说政府了),如果他们能将面部识别软件应用到每张面孔上,记录我们真实世界的对话细节,监视我们的眼睛注视点,他们就会知道得更多。然而,对于目前正在被扎克伯格式经济围攻下的艺术家而言,“Tónandi”这样的应用提供了一个潜在的前进的途径,带来了在这个新生世界中生存的机会。

  回到Magic Leap的话题上,Jónsi正在设想一种设备的创意衍生物,其不仅可以吸收音乐人的声音,同时可以生成一种意想不到的东西。他说:“也许这会启发我们。也许我们会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东西,然后将它们反馈到机器上。”贝司手Hólm补充说道:“这可以诞生美丽的东西,但如果同时诞生了什么可怕或丑陋的东西,这将变得非常有趣。”阿伯维茨曾思考过这么一幅画面:在冰岛的一个主题公园中,一群更大规模的音乐之灵可以在壮丽的景色中漫游数英里。他表示:“能够给你反馈,并且可以意识到创造者的艺术非常有趣。”但对于Magic Leap身上的聚光灯和数十亿美元融资,这听起来可是相当保守。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精彩资讯

Copyright 2009-2015 thekingofwraps.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